Home >  > 深圳被称为“全球创客乐园”

深圳被称为“全球创客乐园”

172744252
创客工场搭建的DIY机器人模型。 王建军摄;
TechSpace开放制造空间专为DIY发烧友、创客、小型硬件创业团队及所有动手爱好者们打造的开放式空间。

  “如果你是一个创客,想要在几天内把头脑中的一个新想法变成小批量生产的产品,现在在美国很难实现,但如果你在中国的深圳却比较容易。”1月5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深圳·旧金山开放创新交流峰会上,一位外国创客这样描述深圳对全球创客的吸引力。

  “柴火”点燃创客之火

  创客运动2009年进入中国,深圳由于具有完整的硬件创业产业链基础被称为“全球创客乐园”。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Maker”,指不以盈利为目标、有独立想法并把想法变成现实产品的人。创客运动来到中国虽然时间短暂,但却发展迅猛。在国内,创客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城市。

  2011年,中国最大、世界前三的新硬件孵化平台矽递科技创始人潘昊将自己位于深圳华侨城的办公室改造成柴火创客空间,从此开始了创客之路。柴火空间是个仅100平方米的复式开间,会员们享有定期参加交流分享的权利,来这儿的人除了软硬件工程师,还有结构工程师、设计师,其中设计师又包括工业设计师、平面设计师、UI设计师,甚至连投资人也纷纷上门。

  柴火空间是创客自由创作的免费去处,提供免费的工具和辅导。“我做柴火空间就是希望让有梦想的创客能在那里碰撞火花,制作东西,这两年这个空间都是赔钱的。”潘昊曾谈及他打造柴火空间的目的时说,“深圳这么好的创客产业链基础,应该为创客们提供一个没有压力的空间,于是我就自己搞了一个,目的是让那些有梦想的人有地方实现梦想。”

  从柴火空间已经走出了优秀的创业者。29岁的王建军就是从这里由创客变为创业者的。“喜欢捣鼓玩意儿”的王建军,从小喜欢各种机器人。如今,他在深圳开办了一个开放的创意实现平台“创客工场”,专门为热衷创新好玩的创客提供机器人搭建配套工具、元器件及3D打印机等。“以前我们想捣鼓机器人,工具要自己造、器件也要自己造,没有专门提供这类东西的商店。”王建军称,但现在他们不仅为创客提供这样的专门商店,还开放平台,分享自己的设计、鼓励创客参与到平台的改进和产品丰富中来。2014年,该平台产品年销售额已有2000多万元。

  潘昊及他的柴火空间不仅为创客提供自由创意的平台,他还与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联手筹建了深圳市创客专业委员会,不断推动深圳创客业的发展。

  设计优势滋养创新土壤

  相比北京偏重艺术、上海国际化更强而言,深圳的创客更偏重产品和创业。

  “柴火空间只是深圳近年来创客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成功的原因是这里拥有发达完备的制造业产业链。”TechSpace开放制造空间创始人尚松告诉记者,全国有20多家创客空间,相比北京偏重艺术、上海国际化更强而言,深圳的创客更有工程师的味道。

  尚松指出,深圳的创客更偏重产品和创业,这是深圳本地的氛围决定的:制造业发达、快节奏高效率的城市基因,大量的各类工程师、务实的产品思维等等,使得深圳供应链完整,尤其对创业者来说,到深圳几乎是必须的选择。

  深圳不仅吸引了潘昊、王建军、尚松等创客精英,也吸引了全球首个硬件创业孵化器项目Haxlr8r。Haxlr8r会定期选中10个硬件团队,投入2.5万美元至5万美元不等,把这些团队带到位于深圳华强北的场地进行为期111天的孵化,并提供交流和指导。

  “Haxlr8r的意义在于国际化视野和资源。他们带来不同国家的团队,大家在这里碰撞交流,许多技术和思想最终留在深圳,作为这个城市、甚至整个国家创客圈子的宝贵积累。”潘昊说。

  “创客是传统制造业与设计业的结合点,既需要传统制造业的基础,也需要创新设计的动力。”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封昌红表示,在创客所需要的产业要素中,工业设计是重要一环,这些年来深圳电子制造业的发展,尤其是手机制造业的勃兴为深圳带来了丰厚的产业积淀,研发方案公司、工业设计公司的聚集成为创客热爱深圳的理由。比如世界500强企业—甲骨文在深圳设有研发中心,这类企业也开始关注对创客及小微个体用户的服务。甲骨文中国区云服务总经理叶天禄告诉记者,甲骨文正在与多个企业推动战略合作,把他们的公有云服务隔出“云中空间”,分销给小个体,为他们提供个性化的体验和服务。

  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郭立民对于深圳对创客的吸引力很有自信。他认为,仅工业设计产业就在深圳制造业高端化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深圳还是由全球8个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设计之都”之一,在2013年德国iF设计大奖评选中,深圳设计界获奖24件,居全球各城市之首。深圳在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物流业和文化产业四大产业的发展,以及生物领域、互联网领域、新能源领域、新材料、文化创意、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的发展也具有明显优势。

  Haxlr8R总监、纽约知名创客Zach表示,对于硬件创业者来说,深圳就是天堂,创客们可以在这里林立的“电子商场”里找到自己想要的零件。

  一座城市的“新生”

b_55941204   在加速器和孵化器层面,我国与国外在商业模式和服务水平上有较大差距,要加快深圳创客“走出去”步伐。

  1月5日,深圳市政府组团,首次以官方名义向海外推介深圳“创客之城”这张名片。当日,在美国素有“硅谷”之称的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深圳·旧金山开放创新交流峰会举行,吸引了300余位国际创客及行业推手参加。峰会上达成一项国际创客合作项目: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与美国未来研究所将共建深圳市开放创新实验室。

  封昌红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她告诉记者,这是深圳创客和创新生态首次在国际上亮相,也是深圳打造“创客之城”的一次具体行动,为深圳创客与国际创客提供发展合作机遇。

  深圳打造“创客之城”的底气在哪里?深圳市副市长陈彪称,深圳具有完整的创客产业链基础和氛围,得益于独特的产业特征和深厚的产业基础,深圳将科技创新作为城市转型发展的最终方向,以创新驱动产业升级。正是因为跟“创客”理念的互相契合,深圳成为了全球瞩目的“创客之城”。

  郭立民表示,深圳是中国首个创新型城市,积极鼓励提升研发创新能力。深圳生产的高新技术产品60%以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2013年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超过4%,《专利合作条约》(PCT)国际申请量占全国的48%,拥有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过40000家。

  深圳已经营造出创客硬件生态,拥有强大的工业设计力量,加上创客、创客空间、加速器等逐步在与国际接轨,深圳创客周等国际化活动吸引全球瞩目,借助市场之手,深圳在硬件及软件上均占领了高地。

  但还应当看到,深圳创客文化发展与国外尚存在差距。“首先在氛围上,在国外无论是社会公共空间和学校实验室,创客随处可见。”封昌红指出,同时,国外创客更具创客信仰,从内心深处热爱创造和崇尚创造,而国内创客则有些过于追求利益。在加速器和孵化器层面,国内与国外也有较大差距。

  封昌红认为,“创客之城”建设任重而道远,为了不断营造深圳创客氛围,加快深圳创客“走出去”步伐,首先在政府层面应该制定好政策,营造好创客氛围,让整个城市洋溢着创客的笑脸。同时行业协会要帮助创客“走出去、引进来”,推动行业良性有序有质地发展。

  封昌红表示,“创客和创客空间自身也要有紧迫意识,不断自我完善和提升,毕竟我们仍处在发展的初期阶段,应该向高端化、国际化看齐,向国外创客学习”。

郑州创客空间是一个为广大创客提供了固定场地,各种创作工具以及各个不同行业的人进行相互交流、分享想法的平台。是一个动手造万物,想法当实现的平台,是创客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