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创客新常态:这位年轻人为何能吸引中国总理成为会员?

创客新常态:这位年轻人为何能吸引中国总理成为会员?

  2015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潘昊创办的“柴火创客空间”。中国开始为创客运动背书,政府意识到当下的经济新常态,生产小型化、智能化、专业化成为产业组织新特征,而创客则将打开变革的大门。

  本文回顾了自入选30 Under 30以来,潘昊以及公司取得了新成绩。我们会在本周推出2015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

  潘昊把原先约定的采访推迟了几次。“这两天失声了。”他一再表示抱歉。在年初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他创办的“柴火创客空间”后,后续各色身份的观光团就再也没停歇过。

  但就像面对部分逛街却又不买货的顾客,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来访者解释着,什么是创客,什么是创客精神,人们来创客空间做什么。“就算这次不买,回去后大家传来传去,买的人总会变多。”

  潘昊是福布斯中国2013年度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30Under30)入选者。柴火创客空间是他在深圳的线下社区,培育年轻人动手玩硬件的兴趣,这些把创意变成现实的人,就是创客。他还是开源硬件公司矽递科技(Seeed Studio)的创始人兼CEO。这家公司创办于2008年,为创客提供快速开发工具,帮助硬件产品原型投入生产和市场推广。

  他清楚政府真正关心的是“大众创新”与“万众创业”。就在总理离开柴火创客空间后的第三周,国家要构建“众创空间”的新闻,刷爆了潘昊的朋友圈。评论者将此视为与美国暗暗较劲,意味着中国政府应对经济新常态之举——去年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打开大门,邀请创客在白宫举办嘉年华。奥巴马致辞称,今天是自己动手,明天就是“美国制造”。

  虽然在潘昊看来,创客不必全部跑去创业,在创客空间,关键在于创新的过程——这就像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学得主爱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所说,工业化地区创新能力的大小,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能够在多大范围以及多深程度上接触并使用最新科技——但事实上,从柴火空间的创客会员手中,这两年已经走出了Makeblock、Betwine与Dorabot等明星创业项目;矽递科技的年销售额,也较刚入选“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者”时增长了一倍,去年营收将近过亿。

  让潘昊欣喜的是,其中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预计将接近10%。在两年前,这个比例仅为0.5%。

  潘昊这两年所做的,一方面正是扩大中国创客运动的群众基础,另一方面则积极引入英特尔等上游芯片厂商的合作。

  2012年,潘昊第一次将大型创客嘉年华Maker Faire引入中国。2014年,深圳成为世上第七个举办城市级Maker Faire的城市。由于创客运动的崛起,已经具有完整硬件产业链基础的深圳,这两年正从山寨之都向创客之城转型。智能硬件在中国开始成为创业者与投资界眼里的风口,腾讯、百度与小米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开辟了软硬件结合的产品研发业务。

  不过,转型不易。据中国第一家创客空间“新车间”的创始人李大维称,很多创客对现代制造业如何构造生态系统和供应链知之甚少。苹果的设计师每次来到深圳,富士康的人就早已等在那——设计师们想当然地认为,制造业就这么简单,直到他们离职创业,却只能联系到金字塔底层的生产厂商。而供应商的品质,又决定了品牌的最终用户是谁。

  这些位于生产商金字塔顶端的企业,对于硬件创业者来说尤为关键。中国制造业如何利用已有经验与资源,真正实现整个制造业链条的全面升级,正是后者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手握资源,又缺乏真正创新的信心与勇气,一味简单粗暴,那吃相实在也太难看了点。”潘昊点名了一家巨头。

  就在2014年深圳Maker Faire前夕,潘昊在自己公司见到了英特尔新任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这算得上他夕日的老板,此前,潘昊曾在英特尔的成都公司任职。

郑州创客空间是一个为广大创客提供了固定场地,各种创作工具以及各个不同行业的人进行相互交流、分享想法的平台。是一个动手造万物,想法当实现的平台,是创客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