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创客 好玩又务实

创客 好玩又务实

0

  当Google眼镜、苹果iWatch、三星Galaxy Gear智能手表在网上纷纷亮相,我们似乎能嗅到国外一大拨创客要来的气息。

此刻,在深圳这座创意城市,既不缺少类似的智能硬件产品,也集聚了大量创客。

  他们普遍年轻、有想法——怀揣着改变世界的梦想,要打造独立品牌;他们专注于把创意变为现实,好玩又实用的产品自然不在话下;他们对未来有精准的预测和判断,相信创客会带来最新的科技信息。

  而在他们眼里,深圳是创客的天堂。

创客大拷问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热爱分享和动手,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创客们通常活跃在开源硬件社区,笃信开源精神。

  创客的群体与开源硬件运动的兴起密不可分。两件事情带来了近年来创客群体的发展,其一是家用3D打印机的普及,让创客打造产品原型更加容易;其二是Arduino 这一便捷灵活、方便上手的开源电子原型平台的出现,降低了普通人参与开源硬件的门槛。

  在国外,创客已经成为一股新兴潮流。随着可穿戴设备兴起、软硬结合的产品趋势,创客及其智能硬件产品已经成为后智能手机时代的焦点。

  在国内,创客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且各有特点。

深圳、上海、北京创客初印象

   深圳 创客的天堂

  深圳是产业链最完善的城市,一个创客来到这里可以完成从产品研发到做出样品再到批量生产的整个过程(供应链完整)。这里既有创业氛围浓厚的柴火创客空间,又有Haxlr8r这样的硬件加速孵化器,还有SeeedStudio这样的能够为创客提供小批量生产的组织。最近诞生的华强云谷更是成为助力于创客把创意变为现实的平台。

不过,这些创意产品也被华强北蠢蠢欲动的山寨厂商看中。所谓机会与陷阱并存。

  上海 创客回归本质

  上海的创客练就了一副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气质。和深圳创客干劲十足地折腾可穿戴设备形成极大反差的是,上海新车间的创客们回归到作为兴趣和爱好的本源。他们更愿意把新车间作为一帮老男人下班后的游乐园,和工作之余组个球队、攒个酒局没什么区别,一切皆是兴趣使然。

  北京 跨界融合诞生新机会

   北京的创客更多会在追求跨界中寻找价值。作为中国互联网时代当之无愧的中心,北京积累了大量的软件工程师人才,同时高校云集也让北京拥有丰富的艺术和设计的人才资源。

  当创客们不是直接地追求产品的商业化时,这种跨界诞生了更多意外的产品和创意。

创客到底干嘛的

   深圳有大好的环境供创客们自由发挥,这些想要改变人们日常生活的创客们,究竟在做些什么呢?请拭目以待!

吕力超 31岁

计算机应用专业出身

团队规模:20人以内

深圳市宏智力科技有限公司CEO

创客圆你超能力梦

  看过《来自星星的你》的小伙伴自然见识过都教授瞬间移动的超能力。如果你看得仔细,肯定记得在偌大的藏书室里有一场戏,都教授用意念拿到了想看的书,画面挺酷的。如果在生活中,我们不用动手,光脑子想想就能办成一件事,简直是痴人说梦。

  眼下,吕力超正在使用“超能力”,演示如何通过意念把一枚勺子变弯,如何不动一根手指头玩游戏。“整个操作结束,可以让劳累了一天的白领大脑得到放松,也可以帮助孩子们集中注意力。”吕力超一番精彩的表演,全得益于BrainLink意念头箍和互动软件的配合。戴上它,你也可以体验意念游戏,还可以收集自己的脑电波数据。“目前,我们开发的‘意念力瑜珈’、‘禅定花园’等APP已经得到很多都市白领的喜爱。”

  吕力超还在香港念研究生时,已经对“脑电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始终相信生物反聩技术民用化,一定会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只不过很多人听到“脑电波”总会条件反射地想到医疗和军事这类高精尖的科技领域。在吕力超看来,这项技术并没那么神秘。“BrainLink特有的传感器会连接人的大脑和移动终端。至于收集到的脑电波数据能用来干,有太多种可能。比如现在我们开发的11款适用iOS系统和Android系统的APP就能让脑电波技术为普通大众所用。”

  当我们好奇BrainLink有哪些具体功能时,吕力超言简意赅:“可以提供训练报表的情商训练;辅助进入深度放松;提供新奇的互动方式,带来未曾经历过的意念操纵体验;支持家长管理界面功能,方便孩子劳逸结合。”目前,这个智能产品已经应用于观澜小学和红桂中学的日常教学。

  作为国内第一款研究脑电波(民用)的可穿戴设备,BrainLink无疑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了解自己、释放自己的机会。很显然,生物反馈技术已经在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了。至于是否要跟上脚步,看你的。

李晓亮 32岁

法学专业(经济法方向)

团队规模:30人左右

深圳麦开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

宅男一认真就成了创客

  麦开的工作室和众多普通互联网公司无差,一样是一群男女比例失衡的员工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和人们感觉中堆满各种奇思妙想小玩意儿的印象相去甚远,创客仿佛和麦开没有关系。奇的是在采访过程中,就连团队领导者李晓亮提到“宅男”一词的频率也比“创客”高。

  “狭义的创客就是一种爱好,和爱打羽毛球、爱游泳一个意思,他就是爱动手把自己的想法实现,把东西做出来。在此基础之上,我更感兴趣的是把这些有创造性的东西推到大众面前,让更多人能享受创客的成果,即广义上的创客。两者的差别在于做一个产品和做一万个产品的不同,它涉及成本、售价、供应链、盈利点等等,这也是目前深圳创客圈的一个商业化趋势。可能有精神洁癖的创客会说,你这一身铜臭味才不是创客,见仁见智吧。”

  这样的创客释义大概和李晓亮以前的营销、电子商务背景相关。曾为三洋、东芝等这些知名企业提供过电子商务代运营服务,待到他如鱼得水之时却又不甘心了,“那些都不是自己的东西”,故而麦开成立。可能是李晓亮骨子里就有创客基因,自小便爱动手实操,“夏天把凉席一铺,就和父亲一起捣鼓那些小电器”,单凭着设计师加营销背景的他硬是折腾出了一番名堂。

  提起即将面世的新产品,其曲折过程有点儿像行到水穷处,不见穷,不见水。其实早在麦开团队还只有3位成员时,李晓亮便有了开发智能水杯的想法,但一来顾虑这片完全陌生的市场,二来苦于没有资金支撑。好在经过2年的平稳发展,李晓亮还是嗅到了那片幽香,Cuptime应运而生。

  “这是第一款真正的智能水杯,它能记录你每天的喝水情况,将这些数据通过蓝牙传至手机的APP中,并根据你的饮水量、体质、活动量等,给出最合理的饮水方案。而且会通过声音主动提醒你该喝水了,就好像杯子在说‘主人,该喝水了’!”

你看,一不小心又暴露了宅男属性。

王雄辉 30岁

IT专业出身

团队规模:近60人的产品研发团队

深圳市欧瑞博电子有限公司CEO

创客需要软硬结合的团队

  “仅仅将创意变成现实还不够,要将其变成商品推向市场让更多人受益才更重要。”这是王雄辉对“创客”的理解,“创客的重点在于创造。”

  接触创客圈的人都知道,idea对这个行业的重要性。真正能让梦想成真的人,在思考之外,还需要一往无前的坚持,而最终能让创意变成商品,则更需要一双善于从生活细节去发现问题的眼睛。在对市场环境理性分析后,王雄辉组建的创业团队将目标锁定在了智能家居行业。

  “智能硬件说白了就是硬件+云端数据+APP应用,软硬件结合的团队才能做出最优秀的智能硬件产品,现在市场上最有价值的公司无不如此。苹果是,年初被Google32亿美元收购的Nest也是。”欧瑞博目前的产品研发团队中有来自服务过华为、腾讯的员工,其中有一半以上是从事云端和软件开发、产品交互设计、外观结构设计等方面的人才。

  欧瑞博最近上市的一款智能产品——Allone WiFi智能遥控器,通过WiFi连接路由器,然后用安装在手机上的APP,实现对空调、电视、DVD、机顶盒、灯光等遥控设备的本地和远程遥控;WiWo WiFi智能插座系列以同样简单的原理实现了对家用电器如电饭锅、热水器等设备的智能操控。即便是你还在下班的路上,就能够操控家电设备预先启动。

  另一款更具迫切性的智能产品也即将上市——智能燃气报警器,具有隐藏在时尚外观下的智能预警系统,能够实时地对房间内的燃气和CO浓度智能监控。当燃气和CO浓度波动不正常或超标时,则会自动通过预装在手机中的APP发出报警,提醒出门在外的你将危险防范于未然。

  欧瑞博也根据市场需求调整了产品战略,在推出一系列智能家居单品的同时,智能家居系统和智能家电云服务也在不断完善。两个月前,欧瑞博宣布完成来自软银赛富的首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这家从事让“梦想照进现实”的创客团队不差钱。

熊廷美 32岁

电子通信专业出身

团队规模:10人以内

深圳市Utalife公司CEO

创客给你最实用的产品

  谈及“创客”,熊廷美一直谦虚地笑称自己只是半个创客,“可能我更多地把自己作为一个创业者吧。”刚入这行时,熊廷美和大部分创客一样,有着“改变世界、拯救人类”的梦想。

  正是年轻时的冲动,让他不甘心只在企业做一位技术主管,而是要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熊廷美同时也享受着深圳对他的恩宠,“ 在我看来,深圳创客的环境比北京上海的都还要好, 不仅工业发达, 而且思想、技术都和世界同步。”

  熊廷美花了两年的时间打造了儿童防丢产品“宝贝去哪儿”,并且创立了自己的品牌“Utalife”,真正把创意变成了现实。这样的一个创意也来源于生活,熊廷美有个三岁的小孩,在外购物游玩时总爱和爸爸妈妈躲猫猫,这让熊廷美萌发了打造一款儿童追踪产品的想法。

  既然有想法了那就做呗,没想到一做就是两年。创客对于自己的作品有着几乎处女座的完美要求,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从大到小,从硬件到软件,熊廷美无不面临着设计推倒重来以及技术方面的挑战,克服这些困难反而让他变得更强大。“打造一个好的产品是最大的前提,这也是我们和传统制造业的区别,在做产品的过程中往往要耐得住寂寞,顶得住诱惑,真正创造一个牛掰的东西。”熊廷美说。

  “宝贝去哪儿”已进入商务准备,预计6月中旬发售,对于创客“不以盈利为目的”这一点,熊廷美也有着自己的见解,“这其实是创客圈中的某一类人,他们在衣食无忧后精神上的追求,而大多数人孕育出自己的产品,都希望产品能上市,能普及千家万户。在我心目中,乔布斯就是一位伟大的创客。”

周康 28岁

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出身

团队规模:10人以内

大连成者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创客总是快人一步看到机会

  周康在周围朋友看来,是一个“很有想法且能折腾的人。”

  毕业于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周康创办过劳务外派公司、酒吧,在听到朋友第n次抱怨市场上普通扫描仪的弊端后,他从抱怨中看到商机,“说不定可以做些什么?”

  “很多人在扫描一些装订成册的文档时会抱怨过程太慢太麻烦,而且很多纸质文档没有必要复印,仅仅需要扫描存档就够。所以我想成册文档的扫描仪很有市场。”这个想法促使周康找到研究生的校友成立了成者项目组,针对成册文档的扫描市场研发极速M1000-X扫描仪。

  周康为我们展示了极速M1000-X的使用方法,它克服了传统扫描仪必须把书本拆开平放的缺点,使用者不用担心书翻开的弧度,扫描仪本身具有自动展平功能。即使扫描的书籍是三维立体结构,极速M1000-X扫描出来的效果也是平面模式。

  除了可对弯曲的页面进行自动展平外,扫描仪还具有去按压手指和背景色净化等功能。极速M1000-X可以应对A4幅面以下的所有书籍,软件方面全自动处理方式,扫描过程中,使用者可以选择打印版或是阅读版模式,周康个人的手机里就存有他自己扫描好的几部小说,阅读版模式与电子书的效果无异。

  极速M1000-X成册扫描仪最主要优点还是扫描时间快,堪称“翻书犹翻脸”。在实际的扫描过程中,80页/分钟的扫描速度和市场上普通的扫描仪对比,扫描速度是其他扫描仪的4-10倍。目前和极速M1000-X功能相似的是国外公司Kirtas Technologies 旗下产品Kirtas,该扫描仪售价200万人民币,而极速M1000-X扫描仪售价仅为4000余人民币。周康给极速M1000-X的定位是,“我们想做任何人都能用得上的产品。”

任康 29岁

硬件工程师出身

团队规模:6人

深圳市臻络(GYENNO)科技有限公司CEO

 

创客必须把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

  一年不到的时间,任康的GYENNO One智能腕带从无到有,研发、生产全部在深圳完成。在智能手环领域,这是毫无疑问的深圳本土品牌。

  市面上纯粹的智能手表和运动手环五花八门,而GYENNO One把两者结合,省去了很多麻烦,一个手环满足两种需求。与三星Galaxy Gear智能手表把智能手机的功能移植到手表上不同,GYENNO One坚持去繁就减的原则,强调用户体验,功能包括来电、短信、邮件、日程提醒、智能闹钟、计步器和睡眠监测。

  GYENNO One及创始人任康在创客圈里火起来是因为今年4月,他们在全球第三大众筹平台Pozible筹到105万人民币,刷新了智能腕带领域的众筹记录。当我们问任康为什么会选择Pozible(在国内,不及点名时间和众筹网响亮),他很坦承:“和Pozible创始人Rick Chen交流时,他说国外的固定思维是中国制造等于山寨制造。我本身是一个民族情结很强的人,我们都想改变这种局面,所以便想,One若真能承担如此重要的使命,倾情一试也无妨。”

  当然One成功了,与其它智能手环相比,它的优点太明显:无按键、无线充电,外形精致;重量只有21g,即便在睡觉时间佩戴也不会有太大负担;能智能识别运动和睡眠模式,无需手动调整;工艺方面采用一体成型技术,两种材料的连接甚至达到分子间的融合,上下腔封闭采用超声波技术,能达到100%防水。

  而所有这些都是根据一次次用户体验不断调整而来。近大半年,任康和他的6个团队成员几乎每天工作18个小时,开启每周7天工作狂的模式,力求给用户带来最优的体验。

  “国内市面上的手环制作思路和以前做山寨手机的模式一样,不追求品质。在我看来,他们大多是在刷存在感。而One要做的是差异化产品。”任康对One非常有信心。“我相信在智能硬件时代,人们只会越来越为品质买单。”

去创客据点找志同道合的人

  在深圳,有一个柴火创客空间,在这里基本上能邂逅一批创客。

  在圈子里,这里俨然是创意集散地和创客据点。如果你感兴趣,也可以前往参观。

找个理由混创客圈

  对于那些讲起理论来直叫人云里雾里的概念,直接动手去实施肯定更有吸引力。毕竟,将一个二次元的想法变成一个现实的东西摆在桌面上,想想都觉得牛逼闪闪。

  当你看完这些创客们的造富神话,是不是正感受到前方闪耀着一道发家致富的光芒。是的,成功的创客们都是从一个简单的想法开始的(其实失败的也是),然后加上持之以恒的倍加努力,在创客们看来,技术从来都不是问题。

  平凡如你我,也想要将自己灵光一闪的创意付诸实现的时候怎么办?我们自然造不起那些数以万为单位的设备,也看不懂那些像天书一样的编程符号。

  你会说绝大多数创客都在美国起步,是因为那里有开放的教育环境、活跃的社区和鼓励创新的文化,正是出于对美国创客土壤的羡慕促使了柴火创客空间在深圳的诞生。至少,在多样条件缺失的情况下,先在号称“硬件天堂”的地方组建一个活跃的社区是必需的。

  柴火创客空间寓意为“众人拾柴火焰高”,旨在为广大创客搭建一个相互学习交流的平台,期望提供自由开放的协作环境,鼓励跨界的交流,促进创意的实现以至产品化。提供基本的原型开发设备如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电子开发设备、机械加工设备等,拥有开源硬件、Linux及嵌入式开发、物联网、绿色能源、城市农场等多个主题,并在不断增加中,同时还定期组织创客聚会和各种级别的工作坊。

  如果你去柴火创客空间参观,会发现深圳的创客普遍年轻化、科技化。

  在他们身上,既能看到硬件工程师的身影,又能见证软件产品的神奇。深圳的创客怀揣着一个个品牌梦,为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而来。如果你看中哪个创意,可以和研发团队深入交流。

郑州创客空间是全球Hackerspaces组织网络成员,国家备案众创空间,MIT全球认证FABLAB实验室,致力于推动个人创造民主化与自造者运动发展。

发表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