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双创风潮的尴尬:创客空间多了 创客却不够了

双创风潮的尴尬:创客空间多了 创客却不够了

从今年1月开始,深圳以及全国的创客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也存在不少问题和隐患。接触创客领域多年的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李然记得,去年同时期的创客空间不到5家,玩的人不过百人,但今年已有不下200家。他表示,创客空间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很大的浮躁和泡沫。

56650336_1

10月19日上午,全国双创周活动于北京、深圳等地正式启动。开幕式上,32岁的深圳柔宇科技创始人兼CEO刘自鸿站上舞台,代表深圳企业家参与启动仪式。深圳此次共12个项目北上参展,主会场还专门设立了“深圳创客空间”,成为唯一以城市命名的创客空间展示单元。昨日,李克强总理也来到中科创客学院展台前,鼓励其继续发挥辐射范围,以没有围墙和边界的“大学”姿态,传递更多的创业创新基因密码。

在深圳分会场,昨日柴火校园创客大篷车在本地首度亮相,未来将开进全国10座城市打造学校创客教育体系。曾因知识产权问题而尴尬的深圳,也发布了首个众创空间知识产权类指引文件。

昨日深圳分会场的创新创业成果展展区面积约1万平方米,设立近250个标准展台。创客工坊体验区、青年创业创新成果展区、深港合作展区、科技与金融展区等多个互动区域同时开放,来自东莞、惠州、河源、汕尾、江门小微双创成果也设有相应板块。

深圳市市长许勤表示,今年前三季度,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498 .1亿元,占G D P比重达到了4 .03%;PCD国际专利申请量增长了20 .8%,占全国一半以上。“在创新驱动下,深圳今年前三季度的G D P逐季提速,预计会达到8.7%;全国性财政收入增长了37 .9%,达到5337亿。我们正在按照中央的部署来实现动力的转换和结构的优化,实现中高速的发展。”

此次双创周上,来自香港、东莞、惠州、江门、河源、汕尾等地的企业也汇聚深圳分会场。许勤表示,未来将继续做好深港创新圈的资源、人员互动,并与今年获得国家创新创业的示范城市的江门等珠三角城市互动,并联合莞、惠、汕尾、河源形成“3+2”的合作圈,共推创新创业。

“校园创客大篷车”开了

昨日,由柴火创客空间打造的校园创客大篷车首度在深圳亮相,吸引不少参展者。该大篷车已于本月17日在东莞亮相并与师生、创客互动,双创周结束后,将于27日开往珠海。未来,该车计划开进全国10座城市,每次将在当地校园停留2天。

大篷车长12米,宽4米,小小空间内,具有展示区、操作区、加工区、材料区,其中的创客教学产品来自全球。在DIY互动工作坊,学生可以坐下来组装一个科技创意产品。

柴火创客空间CEO刘得志介绍,该项目希望通过工具及作品的展示,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同时为学校培训相关教师,启动创客教育课程,建设创客实验室,建设一套学校创客教育体系。

为满足校园小创客以及“准创客”的需求,矽递科技还成立了柴火造物吧,专注创客教育。负责人叶雨介绍,该项目针对6岁以上的科技爱好者提供消费级的产品。成立一年多来,项目已完成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售后培训等多个环节。目前,有声、光、动三大主题24款产品,以及30个课程。该项目也已与50多家教育平台达成合作关系。

众创空间知识产权标准 有了

在昨日的创新论坛上,全国首个众创空间知识产权服务标准指引性文件——— 《众创空间知识产权服务标准指引(2015版)》正式发布。该指引由深圳市国新南方知识产权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会同全国22家知名众创空间、机构共同研究制定,包括总则、术语和定义、服务要求和服务路径四大部分。

上述研究院负责人介绍,长期以来由于各众创空间运营模式、优势特长各不相同,如果以单个众创空间成立知识产权保护和运营中心,将会面临团队筹备周期长、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诸多困难。创客天下合伙人曾令西也表示,目前苦于专业知识产权人员的缺乏,以及很多众创空间重运营和投资效益,对知识产权保护和运营重视不够,导致知识产权保护仍然较为缺失。

对此,研究院首席专家吴汉东教授表示,知识产权的服务应该是创新活动、众创空间的标配。“一是知识产权是创新活动的制度保障,无论是专利还是版权,或者技术秘密和商业秘密,此类法律制度都是保护创新活动的;二是知识产权也是创新成果的产权形式,后者必须有知识产权形式存在才能进行交易,而且不被他人侵权。”此次文件发布,将在很大程度解决各众创空间知识产权服务的标准化、专业化问题。

深圳机械臂写字送总理

昨日开幕式后,总理李克强来到中科创客学院展台前,听取了中科创客学院院长薛静萍的汇报,并着重询问了学院的背景和运营模式,对科研院所参与创新创业模式表示肯定。在该学院展区的一台桌面机械臂前,李克强挥手示意,启动由智能手势控制引导的桌面机械臂开关。该机械臂此前已内置了运动轨迹的相关程序,立即现场自动写下“集众人智 汇创客流”几个大字。作品完成后,李克强欣然接受了这份书法作品。此后,他还参观了其余两款创客项目“生毛豆”智能温度计和支撑多地气象信息互联共享的云集群服务器。据悉,发源于深圳的中科创客学院此次经过了五轮答辩和筛选,从全国两千多个项目中脱颖而出,跻身此次双创周8个重点展示项目之列。

现象:创客空间多了 创客却不够了

从今年1月开始,深圳以及全国的创客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也存在不少问题和隐患。接触创客领域多年的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李然记得,去年同时期的创客空间不到5家,玩的人不过百人,但今年已有不下200家。他表示,创客空间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很大的浮躁和泡沫。

“行业里有种模式叫做BP to VC,有很多投资人并不懂得这个行业,也有一些本身想借助项目来炒作投机。我们不否认他们赚到了钱,但对于创客创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李然担忧的是,在双创风潮下诞生的资本热情和空间扩张会出现一个尴尬——— 众创空间多了,创客却不够了。

急躁,在这波创业大潮中极为明显,但一切以资金驱使为原动力的投资都有可能导致双创走入误区。在李然所熟悉的硬件制造行业,一个有着20多年投资经验的硅谷投资人需要7-10年左右才能投出一个在世界上算得上中流的小公司,“可中国的投资人可能往往等不到7个月,就希望产品能有下一步举动或下一个项目”。

不过,这种现象出现也较为正常。李然说,任何事物的兴起都伴随着泡沫,5-8年的旧金山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目前来看,在智能硬件方面物联网创业的泡沫还不够大,如果大到有天可能破灭,市场也会冷静和理性下来。”一个更好的消息是,他发现在资本的寒冬里,最近拿到的投资更多集中在技术含量高的项目上,而且金额相对较高,投资也逐渐趋于理性。

期待:创客空间资质需界定

今天另一个让打造空间的人担心的问题,是创客空间缺乏相对规范的管理。在国外,创客空间的发展逻辑是先有了创客生态,然后这群人再组织打造空间,最后才是众筹和筹备工厂实行量产。但在国内,这种逻辑思维被颠倒过来。

“我们往往先有了政策出台,然后各地开始出现空间,最后才去找创客在哪里。这样可能会导致推行的目的性太强。”李然也透露,在一些不太规范的空间和大型的路演活动中,创客项目往往出现重叠、同质,甚至有的山寨厂商将产品更改了外观和名字也加入进来,影响了整个氛围。

同时,由于目的性很强及资本的介入,众创空间的管理和资质问题也开始出现。Seeed社区生态部黄建业认为,目前的空间缺乏明确的资质和标准限定,很多空间停留在概念的阶段而没有真正服务于创客生态的打造,反而可能稀释了政府提供的创客资金等资源。“我们希望更加规范化的认定和管理,也希望这些资金和政策可以汇集到更多创客本身,而不是空间。”据悉,目前众创空间每年的政策资金扶持从几万到几百万元不等。

李然也表示在制定相关政策和资金扶持时,政府部门也可引入一些双创领域标杆类的单位协助做相关参考,政府做好资源的对接和协调,让社会和市场力量参与到规则的制定中。

我们往往先有了政策出台,然后各地开始出现空间,最后才去找创客在哪里。这样可能会导致推行的目的性太强。——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李然

 

摘自:柴火创客空间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熊晓艳 郭锐川 霍健斌

郑州创客空间是一个为广大创客提供了固定场地,各种创作工具以及各个不同行业的人进行相互交流、分享想法的平台。是一个动手造万物,想法当实现的平台,是创客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