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创客在深圳

创客在深圳

51a86bb60f6f3

  开源的软硬件、方便高效的众筹平台、新一代硬件创业者,他们为什么会在深圳交汇?创客与产品正在改变这里和消费电子世界。

  在失败几次之后,Zach又来了:他挪动身体,躲避狭小空间中的红色激光,1米之外的椅子上的啤酒是最终目标,但在最后一击的同时,“嘀”声响起,GAME OVER。Zach决定不再挑战,他开了一罐啤酒,提前庆祝周末的到来。这个游戏获得了当天最热烈的叫声和掌声。8平方米左右的展示空间让激光显得有点密集—即便汤姆·克鲁斯可能都会感到为难。Cyril跑上台总结这一周的进展,最后他向所有人宣布:“未来可能不会再有这么轻松的活动。”

  这是2月1日,周五,在深圳华强北鼎城大厦南座10层发生的一幕。Zach Hoeken Smith和Cyril Ebersweiler都在为HAXLR8R工作,他们和更多来自全球的开发者创造新的硬件,比如这个:十面小圆镜把一个小型激光发射器射出的光线反射制造成一个激光阵,光线最终到达一个搭载了光敏电阻的蜂鸣器。再配合上一个小型干冰机和一副防激光眼镜,以及一首007的经典开场配乐。做展示的团队认为它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派对游戏。

  对Zach来说,这一切新东西—新的工作、新的办公室、新的一期项目—都让人感到愉快。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还在一家工厂里思索如何制造出更好用的3D打印机,但几个月前,他接受了台上这位正在说话的法国人Cyril的邀请,成为了HAXLR8R(Hack-celerator)的项目总监。这是硅谷第一家专门关注硬件创业的孵化器。去年1月,Cyril和另外两个人在旧金山创立了这个机构。

  就在1月26日,他们刚刚正式启动了第二期项目,从全球80个初创团队中挑出来的10个,在接下来的111天里将会呆在一起接受培训,开发和制造出新产品,而其中的大部分时间,就将在这个位于深圳华强北上下两层共约180平方米的的办公室渡过。HAXLR8R会提供给每个团队2.5万美元,他们的终点将是5月在硅谷举行的DEMO。

  这个下午的展示仅仅是第一周的热身。当周周一,10个团队被打散分成了5个小组,他们要各自抽取两个产品关键词,然后在一周内做出一个原型,要求是好玩并且得有一定的市场需求。其中一组抽到的题目是“Childplay”和“Controllable”,他们想到了激光阵,制造出了开头的那个东西。这个作业帮助初来的成员互相认识,也让他们体验下华强北的电子卖场:这个激光阵花了他们不到300块钱,其中的镜子因为要特意刻上标志而贵了一些,用了100块。

  在以前,你几乎很难想象一个硅谷的孵化器会出现在华强北这个地方—如果不是窗外正对着的就是深圳地标性的京基100大楼,这还真有点难以置信—前者让人联想到的是一个新奇的网站或者App应用,而后者则更像是深圳乃至中国电子产品生产制造的代名词。但现在,硬件的再次兴起正在让全球的硬件创业者来到这里。

  因为开源创新、成熟的制造业和便捷的融资方式的同时出现,深圳正成为创客们的乐园,并且有机会诞生更加不同的中国公司。

  把时间往前推的话,1976年,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在“家酿俱乐部”中展示了第一台苹果电脑,开始了个人电脑时代。直到20年前,软件和互联网才成为更受关注的热潮。

  但与上一波硬件创业不同的是,这一次,“创客运动”带来了一个更方便的创业机会—《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称之为“创客”(Maker)的这批硬件爱好者及创业者,以Arduino等开源技术为基础的开源硬件、社区,以及3D打印机等桌面制造机器的兴起。他的结论是,这波由互联网推动的创新与创造的改变将成为“新工业革命得以发生的最后一块拼图”。克里斯·安德森自己也是一名硬件创业者,为了寻求一个无人机项目的解决方案,他在2007年建立了DIYDrones网站,现在它已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开源社区。2009年他为这个项目创立了一家公司3D Robotics。去年另外一个乐观的结论来自于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他写了一篇名为《硬件复兴》的博客,依据就是YC最近涌现出大量的硬件公司,而且“表现要比其他公司更好”。

  在中国,有一群人也正在加入这波潮流。开源协作的特点让他们不再像以前只来自北京、上海或深圳等大城市。

  贵阳的Angeleyes团队做的就是一款具有跟踪、识别能力的无人机HeX Air Robot,他们之前曾做过许多软件创业,但由于一直难以有收入,在去年8月决定转向硬件。他们在DIYDrones找到了很多开放的资源,这使他们不用从基础学起,只需直接在开源内容上修改,再放回社区更新进程,他们也可以跟社区里的其他老手讨论,包括与克里斯·安德森就邮件沟通过许多次。这节省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到年底已经做出了原型。一些国内的相关社区也出现了。

  Arduino是2005年意大利几个设计学院的老师开发出的一款简单易用的电路板,他们通过其微控制器衍生出一个软件开发环境,并用了当地他们经常聚会的酒吧为其命名。Arduino可以用于制作任何电子产品,能连接各种传感器,控制灯光、马达和其他的装置。最重要的是,Arduino在网站上公开它的所有图纸、设计文件和电路板配套软件,下载文档生产电路板甚至用于销售,都不用付任何专利费。

  Arduino中文论坛从去年年初创立至今,已经有7627个注册会员。会员们在这里讨论Arduino与机器人、互动媒体,以及各种奇怪的问题。当然也有一些创业者活跃在这里,希望把想法和产品付诸实践,来自青岛的姜兆宁就是其中之一。他的Yeelink团队在去年11月已经开发出智能插座和灯控产品,并在深圳找到了模具代工厂,电路板则来自浙江。

  他们正在寻求各种渠道推向市场,尤其是北美市场,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登陆Kickstarter—这也是Angeleyes团队的计划之一。这些硬件创业者们应该感谢Kickstarter一类众筹平台的出现,这个2009年成立的网站已诞生过一系列小众硬件公司和产品,为它们提供融资机会和展示预售平台。创业者只要提交自己的产品原型或创意到Kickstarter上便能发起资金募集,感兴趣的人就可以捐献指定数目的资金,如果项目完成后金额达标,他们能得到一定的回馈—通常是制造出的产品。在为创业者带来资金同时,Kickstarter还成为一个找到目标消费者和曝光、检验产品的平台。中国也出现了一些类似的平台,例如点名时间。

  开放的软硬件系统、成功的融资平台、新的硬件创业者,当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与以往的TMT创新不同,来自中国的创业公司在这一轮当中也有了自己的机会。华强北的密集人流和丰富多元的产品背后是深圳多年培育的制造业能力,但或许是在无意中,深圳为这个新潮流做好了准备。

  就像Zach,在加入HAXLR8R前,他是一名来自纽约的知名创客。但他现在彻底着迷于深圳的生活。大学毕业后Zach就成为了一名工程师,直到2007年他偶然接触了RepPap(复制快速原型机),让原本没有这方面基础的他大感兴趣。这是一个由英国人Adrian Bowyer在2005年发起的开源3D打印项目,它允许人们在其基础上自由改进和组装。

  2009年,Zach和两个朋友在RepPap基础上创立了MakerBot,旨在于生产出能让普通人使用的3D打印机。它的第一代产品都是用激光切割的木板做的,在升级的时候他们希望能尝试用金属或注塑材料来做。为此,2011年4月,Zach第一次来到深圳。他和同事花了3个星期考察了顾问公司在100家生产商中挑出的六七家,最终选定了一家30年历史的港资玩具加工厂。但之后发生的事有些遗憾。2011年,MakerBot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风投,但三个创始人之间的分歧也因此产生。Zach希望尽可能快的公开产品开发的细节,但另外的两位,Bre Pettis和Adam Mayer为了避免被后来的竞争者跟得太紧,主张改用封闭开发的方法。最终的结果是2012年4月Zach退出MakerBot。

  不过,离开MakerBot反而使他有时间在深圳了解更多与生产制造相关的东西,而这让他着迷。有很长一段时间,除了每天起床学习一小时的中文,其他时间Zach都忙于设计一台便携的数控加工中心(CNC)。设计CNC需要玻璃外板,Zach会骑着电动车到福强路的金地工业区去,那里有很多激光切割门店。“在美国也有这种店,但你要上网查,然后发现要在另外一个州才能做,你还要等它寄过来。”他还在淘宝上买了很多东西,“淘宝什么都有,利用它我可以完成很多早期的快速设计。”同一种电路板,在淘宝可能50元就能定制,而在美国这个价格要翻12倍。当Zach有什么新想法时,他可以买来这些便宜的电路板,直接在机器上调适,而不只是在电脑上做些模拟。这大大提高了开发效率。除了淘宝,华强北也是他常去的地方,他在这里找到了CNC的电机。

  “对硬件创业者来说,这里就是天堂”,Zach说。

  所有刚到深圳的创客都会对此感到激动万分。就在HAXLR8R二期项目的第一周,来自美国的Spark团队需要一个STM32编程器,Zach教他们到淘宝上买。而这个团队在3个来回的对话后发现,与其聊天的这位淘宝卖家就在同一栋办公楼的楼下,15分钟后东西就送到了。Zach用汉语复述了那段对话,并做了一个这批团队当时目瞪口呆的表情。“如果在美国这可能要两天,”Zach说,“从两天缩短到15分钟,这对一个初创公司来说是极其高效的。这是一个小故事,但是类似的在我身上过去一年中已经发生了无数次。这就是为什么深圳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

  这也正是Cyril Ebersweiler决定把HAXLR8R主要时间安排在深圳的原因之一。Cyril说,“深圳的优势并非出于这里的劳动力,而是因为这里有完整的供应链,它能够迅速制造出任何产品的原型,而且能亲自见到生产过程并和生产方面对面地沟通。”与创客不同,投资人的经验让他的考虑更多。Cyril是早期项目风投SOSventures的合伙人,同时还在大连运营着一家面向中国的软件孵化器Chinaccelerator。但他在硬件投资上花的时间正在增多,去年Cyril有一半的时间呆在深圳,今年1月,他索性把家人都搬了过来。

  “在美国,你不会投资一家只拥有产品原型的公司,那会让人觉得你愚蠢。如果你懂硬件,你就知道这个东西还要耗费很长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去完成生产,光修改很可能又要花上一年时间,那也意味着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风险,”Cyril表示,“但如果投资者知道你已经在中国有了成品,这个产品是随时可以制造的了,会觉得这家公司不是闹着玩的,才有可能去评估你的市场机会。事实就是,因为投资者想要赚到钱,所以你必须来中国。”

  但并非只是做出产品那么简单。Cyril至今投资了全球60多家公司。2010年,Cyril发现之前一直被视为成本高昂的硬件创业门槛正在降低,但相比软件创业,它从机械加工到供应链管理,再到物流仓储和销售,每一步所需的设备与技能看起来都要复杂得多。他首先找了SOSventures的创始人Sean O'Sullivan,他们打算沿用导师驱动的方法,在2009年一起创立Chinaccelerator时他们就决定这么做。直到HAXLR8R第二期,包括创始人在内已共有49个导师。这些导师既包括各个环节有经验的人,也有那些获得成功的创业者。他们会按照一个硬件创业公司的流程顺序被安排做具体的指导。

  HAXLR8R能在深圳落地,还得益于一位本地的合伙人潘昊。在今年1月搬到华强北的新办公室前,潘昊的公司Seeed Studio为第一期项目腾出空间作为场地。这是一家针对海外市场的开源硬件销售、设计及制造公司。Seeed也能给这批人提供一些基础性的开源硬件或模块。

  HAXLR8R也会带这些团队去参观一些工厂了解制造流程,以及教授如何操作数控机器。在这些导师当中有很多知名创客,例如体感控制设备Leap Motion、睡眠管理应用Zeo等明星产品的创始人,他们都在深圳有合作的供应商和代工厂,有些资源得以共享。但有时候,如果你的产品有特殊的需求,那可能还得自己去寻找。不用太担心,创客们慢慢会变得像Zach一样敏锐,而本地的厂商也早已习惯接受来自全球的各式各样的生产要求。最终,在深圳享受4个月生产上的巨大便利后,HAXLR8R会把这些团队带回湾区去做展示。到时台下会坐满投资人、渠道商以及一些创客。

  从那时起,才是对他们产品的真正考验。在已完成的第一期9个项目中至今表现最出色的是一对来自旧金山的夫妇。他们最开始仅仅想把一种真空低温烹饪法引入到家庭中来,那是一种在餐馆常用的专业工具,可以把肉和蔬菜等生鲜食材放到真空包装里,在热水中慢慢加热。但它的售价最低要1200美元。于是他们决定到附近的电器商店里买齐需要的部件自己组装,并在一天之内完成了这个自制真空烹饪机,成本不到100美元。Cyril在美国发现了他们创立的公司Nomiku,并邀请他们参加HAXLR8R,那个时候他们毫无制造业的经验,设计销售也完全不懂。但在尔后4个月中他们迅速完成了从原型到产品的转化。到去年项目结束,他们在6月登上Kickstarter,标价为359美元,并成为Kickstarter上最快募得10万美元的项目之一。最终Nomiku筹集了1880人共58.6万美元的资金,是设定目标的3倍。

  上一个年代的“创客”们不是这么做的,当年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拿着苹果II去的是西海岸计算机展览会。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这个角色则是CES,这个全球消费电子最高规格的展会。但现在情况变得不同,从效果看Kickstarter有时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对创客们来说,对CES的选择还取决于产品定位。这一波硬件创业产品大体已经分化成了两个类别:做给创客用的,和做给普通消费者用的。后一类才是CES的受众。

  “虽然有非常非常多的硬件创业公司会选择在CES上展示,许多人去那里的理由大多数是为了找到分销商,但它看起来并非一个最佳跳板,”Cyril说,“我相信接下来会有类似于我们这种demo的展会出现,那会更合适。”

  第一期另外的一个团队,也是唯一一支来自中国的初创公司,今年1月在Kickstarter上成功募得18.5万美元。创始人王建军参加HAXLR8R的目的并不在于寻求生产制造的支持。Makeblock是和乐高Mindstorms类似的机器人套件,不同在于它是铝合金材质,在加入孵化器前他已在广东佛山找到了专门的铝材加工厂。由于产品一开始就面向国外,王建军希望能在这里学到些让团队更国际化的技巧。

  去年6月,在王建军创业14个月后,Makeblock终于在一些面向DIY和机器人爱好者的B2C网站开售,定价在70到200美元之间;之后销售额保持在每月1万美元左右。它目前还是面向创客为主,而Kickstarter募得的资金终于让他能够使产品更大众化。在这方面,它和第二期中的两支中国团队Angeleyes和Yeelink显得颇为一致—拥有在制造上的先发优势,但却统一先面对国外市场销售,希望通过HAXLR8R类型的项目来获得经验和方法。

  王建军说,HAXLR8R每30天会要求他们做一次产品模拟展示,教他们如何更容易地吸引到投资人,他的PPT为此改了许多遍,也请来了智能手表Pebble在Kickstarter上的视频主讲人—这款产品去年在Kickstarter上募得惊人的1000万美元。而这些都对他有所帮助。“如果说Makeblock有什么不足,我觉得团队还缺一个会将其商业化的人,包括国内的很多团队都是。”Seeed的创始人潘昊说。

  他举了Nest为例,这是一个由前苹果员工,“iPod之父”Tony Fadell创办的公司,专门为家庭制造外形漂亮的智能恒温器,在北美非常受欢迎。“那个东西其实很简单,成本很低,开源社区攒一个出来一定不难。但Nest不仅仅是一个功能性的硬件,它的重点是商业和设计,它代表了一个新的硬件潮流。”这些与中国原有的硬件世界有所不同。

  潘昊在4年前创立Seeed的时候,Arduino在国内运用的范围还只局限于艺术院校用于艺术装置。往前一些,2007年,四个美国人在德国参加完Chaos Communication Camp—世界规模最大的黑客集会—把创客空间(HackerSpace)从欧洲带到美国的四个城市并迅速成为创客聚集地。而国内直到2011年,李大维在上海创立新车间。潘昊也在深圳发起了柴火创客空间。

  这种线下的实体创客空间将和线上的开源社区互补,他们就像升级版的“家酿俱乐部”,虽然我们还不确定它会产生什么新的变革,但这种变革到来的速度肯定会更快。

  现在中国的创客空间也在聚集更多的创客和爱好者。张浩今年年初刚来到柴火空间,他做的一个脑波控制飞行器PuzzleBox在今年的CES上赢得广泛关注。他希望这个产品带来的收入能够维生,从而能把主要精力都投放到机器人上。他的目标是做出一个价格相对低廉的通用机器人,现有的家用机器人在张浩看来只能算是一个智能家电,它们只能完成一两件事,他的远景是要让机器人跟智能手机一样运行各种应用。他甚至有一个足够长远的计划—在两年内做出一个成功的原型,预留13年时间在它上市之前去修改,拿到安全证书,最终在2027年能够让普通人买到这个东西。在深圳的一个月让张浩觉得这里有这个生产能力,也有足够的工程师和对这个东西有兴趣的人。他正打算找一群人通过社区的方式来做这个开源机器人项目。

  李大维看好这批人。他说,“这一波创客起来很重要的一点是,他相信他自己做的东西,虽然这东西不能马上看到它的应用,但是他可以慢慢做。而且像Makeblock或者Seeed,最重要的是现在有品牌,有报单价,现金流不是大问题了。”在国内,目前与Seeed类似的公司还很少。它的一个模板是2003年美国成立的Sparkfun,克里斯·安德森把这家典型的以社区为中心的公司称作新型的“创客运动”工业工地。它们制造的是“以千计而非百万计的特殊电子产品”。

  Seeed也希望采用这个模式。它在去年的营收达到5000万人民币,其中2/3来自自主开发的开源硬件产品,余下1/3来源于帮创客一起做产品的收入。去年他们承接了120个项目,是前年的3倍。他们已在许多开源社区建立了不错的口碑,但这种小规模制造还很难成为主流。小订单生产与大批量生产难易程度相似,但传统的制造厂商的出发点还是什么好卖做什么,并且常常采用大批量制造降低成本。

  一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科技公司创始人Craig Miller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他已经连续20年参加CES,但从去年开始,他发现会场上大概有超过20%的公司是以“Shenzhen”开头的。过去深圳发达的制造业难以避免会导向山寨,但现在它也同样可以导向新的开源制造业。

  “山寨不一定是个坏事,它里面就包含了开源精神,但和创客最大的区别在于创客想要做不同的东西,能增加价值的东西,”潘昊说,“但山寨的加入会让这个市场变大,这样才会有更多投资者进去。”这种变化并不那么容易把握。新的制造方式必须要有新的公司模式。基于互联网的开源社区就是这么一种“出色的项目和聪明的人群”互相选择的新的组织方式。这种方式要求的“回馈”型的社会契约—付出少许,获得更多—则正是山寨文化最缺少的。

  去年,离开MakerBot让Zach非常难过。他在接受Make杂志在线采访时说,“我创立这家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3D打印,包括被克隆。我知道开源会导致被克隆,但对我来说那只是另一种让这种技术到达更多人手中的方式。不幸的是,商业考虑还是战胜了这种理念。”

  现在,Zach的工作室里就放着一台名为mBot的3D打印机,它是深圳一家厂商做出来的山寨MakerBot。

文:郑州创客空间整理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作者:郑浩榕

郑州创客空间是一个为广大创客提供了固定场地,各种创作工具以及各个不同行业的人进行相互交流、分享想法的平台。是一个动手造万物,想法当实现的平台,是创客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